财新传媒
2011年12月09日 00:07

MF Global危机的中国镜鉴

MF Global危机的中国镜鉴

明富环球(MF Global)的破产保护案被认为是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以来华尔街经历的最为严重的金融机构破产案。但很显然的是,与雷曼兄弟破产时的情形不同,融资市场并未因为明富环球的危机而产生明显的恐慌,明富环球各项待清算资产在竞购者看来更被赋予了更多的价值,特别对于正雄心勃勃走向海外市场的中资机构来说更是如此。
 
明富环球曾是全球最大的场内经纪商之一。对于同样依赖场内经纪业务的中国国内同行来说,相对于雷曼兄弟,明富环球的危机走向更值得关注。而如何能让中国的场内衍生品经纪商在未来走向全球市场的过程中能够应对类似的遭遇?这或许需要更为系统的解决方案。
 
对于已习......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8日 23:24

让我们回归常识

让我们回归常识

时代在发展,但有时却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常常会因过度的自信而时不时的偏离常识。
  
  俗话说,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从史前时代开始,人类为了扩大生产就已产生了借贷。随着接待规模的扩大,中介机构就此产生,银行成为了最基本的形式,而至少在银行业务开始的初期,借方和银行之间,以及贷方和银行之间的借贷和付息关系还稳定的存在着。
  
  而回望《大而不倒》的时代背景时,却会发现我们远远的偏离了古人建立信贷定义的初衷。
  
  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裂,美国货币当局试图通过降低货币成本刺激经济持续成长。而不幸的是,在互联网之后,美国已没有新的成长型行业能够吸纳大......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8日 16:41

墙那边的伯利恒

墙那边的伯利恒

住在耶路撒冷老城的第一晚,真让人觉得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尽管从特拉维夫空港到耶路撒冷也仅仅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对于已在以色列中北部绕了一大圈的我来说,能在老城中心Austrian Hospice已有150多年历史的石头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的确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也许真是因为太累了,凌晨城中清真寺的祷告声也没把我吵醒,等醒来时,竟然是一个难得的艳阳天。Austrian Hospice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视野无与伦比的屋顶,从这里可以眺望耶路撒冷老城的全景。除了熠熠生辉的圆顶清真寺、沉重肃穆的阿克萨清真寺之外,难以计数的教堂、钟楼延绵到了天边。而在天际线处,又是满眼钢筋水泥森林的西耶路撒冷新城。在这里,穆斯林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08:27

西墙

西墙

2月5日,星期五,清晨时阴时雨,在拿撒勒白色清真寺的祷告中醒来。对我来说,这天几乎是从惴惴不安中开始的——如果我不能搭上这天中唯一一班开往耶路撒冷的巴士,那就得等到星期天。原因很简单,周六是犹太教的安息日,以色列主要的公交系统将全部停运,包括每天一班经过拿撒勒前往耶路撒冷的Egged 955巴士。

隔夜Fauzi Azar Inn的老板大发善心,许诺每个住客都能有免费的早餐。烤饼、酸奶、腌橄榄和黄瓜,再配上一杯阿拉伯茶,天气不好的早晨也变得完美了。匆匆吃完下山赶往车站,几乎是在风雨中等了一个半小时后,955巴士终于出现。


阿拉伯早餐
<......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9日 17:50

传说和拿撒勒

传说和拿撒勒

坐城际大巴到了拿撒勒(Nazareth)已经是晚上了。事实上拿撒勒是由两座城市组成的,一座是犹太人居住的上拿撒勒(Nazareth Illit);另一座是由阿拉伯基督徒和穆斯林组成的拿撒勒。有同车的以军大兵做翻译,我终于没有下错站,准确的来到了传说中耶稣的故乡——拿撒勒。

对于犹太人来说,耶稣的诞生并不代表一个新时代的开始。犹太教并不认为耶稣就是救世主,因此也不承认圣经新约,这也带来了基督教和犹太教长期难以消弭的分歧。

已经建立自己国家的犹太人也许给很多人的印象是在宗教上极端的敏感,传说中极端犹太人社区的种种行径也确实让人生畏。而唯独拿撒勒这个地方却好像始终没引起犹太人的兴趣,以至于今天拿撒勒已经成为了......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00:18

暴走圣城

暴走圣城
冬天地中海的天气总是个很恼人的问题,从晴空万里到风雨交加几乎就是在转瞬之间。2月3日的中午,我在阿克古城里经历了短暂的迷路后终于回到了城中的“土耳其市场”。走出地中海边的阿克古城门,阿拉伯咖啡的香味逐渐远去,再次穿过城外的阿拉伯目的,我一路边走边问终于找到了阿克的中央巴士站,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犹太教圣城之一的采法特(Safed)。

Akko古城墙

一路上的风雨越来越大,Egged巴士公司的司机也许都身经百战,几乎淹没在暴风雨中的城际大巴并没有减速的迹象。不过我承认,更让我不安的是这家以色列最大、同时也是全球第二大的巴士......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3日 00:15

巴哈伊双城记

巴哈伊双城记

从地理意义上来说,海法(Haifa)距离黎巴嫩——这个让以色列常常感到不安的邻居更近。但对于很多人来说,除了特拉维夫之外,海法是另一个能让人感到有些轻松的犹太人城市。没有极端的犹太人社区、犹太教安息日公共交通照常运营、信奉希腊东正教和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看上去在这里同样生活的悠闲自在、甚至还有华人社团。

当然,最重要的是,海法是巴哈伊教的世界中心。这一宗教相信,摩西、释迦摩尼、耶稣都是神派遣到人间的先知,人类无论视谁为先知都应该抛弃偏见,天下大同。惭愧的是,在我到达以色列之前,我只是听说过国内某位地产大亨的夫人自称为巴哈伊教徒。

不过,回到现实,当我睡眼惺忪的晃出海法火车站的时候,我真以......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3日 11:08

谁的应许之地

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半年多前的这段旅程竟然是以小小的意外结束的。

自认为即将平安地告别以色列(或者称为以色列国及巴勒斯坦领地)的时候,却在特拉维夫机场安检时被搜到了几包可以用来制造燃烧物的香料和一块阿拉伯头巾。安检小妹顿时脸色突变,直接把我这个“动机不明,持有穆斯林宗教相关物件和危险品,而且还留着络腮胡子的亚洲人”移交给了她的年轻上司。

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问题接踵而来:“请拼读你的全名和国籍”、“这头巾是怎么来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背包客,只不过在约旦河西岸的伯利恒经不起阿拉伯大叔的忽悠,经过讨价还价才买了这东西(幸好还没连着阿拉伯长袍一起买,不然更说不清楚)。

可这位阿SIR的......

阅读全文>>